欢迎访问乐清市人民医院网站! 设为首页  |  加入收藏  |  网站地图
 
您的位置:乐医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乐医新闻 > 正文
 
战疫手记之二:检验科 卓晓
发布时间:2020-2-14 15:14:12  作者:  阅读次数:703  信息来源:乐清人民医院

卓晓是我院检验科的一名检验师,她的丈夫陈越是乐清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呼吸内科医生。卓晓从大年廿九开始在特殊病区工作,每天上班8个小时,要戴两双手套采血,戴着医用防护口罩呼吸困难。“高强度的工作后,脑袋好像已经无法停止运转。”由于工作强度大,卓晓在休息的时候也难以入眠,但是她说:“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,这是我的职责。这真的没什么,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。”

在夜班之后的休息时间里,她还手写日记,丝丝缕缕记下了一个个感人的小故事。


2020年121

中午100在三楼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,布署工作,主任在会上说了目前疫情形势,我们工作上更加要做好安全防护,以及党员服从安排排班上发热门诊,会后我发信息问陈医生:“你们那形势怎样?”也告知他可能要上发热门诊的事,他只回我:“目前我们只是上发热门诊的有防护隔离服,警备状态。”深知他科室的特殊,晚上哄完小孩睡觉去书房和他说:“你自己注意安全,一定一定,我总感觉这次有点严重,很不安。”


2020年122

今天我上急诊班,有点忙碌,接到朋友的信息:“你知道了吗?”“我们医院XX楼收住的那人可疑。”我心里咯噔一下,回他:“不知道。”我心里想的是自己医院那病人,把信息反复看了斟酌一下,糟了。我理了下思路,“昨天陈先生回家就关在书房不怎么说话,”“昨天回家了,接触了。”“他今天甚至明天接下来不能回家,我今天可不可以回家。”朋友叮嘱我:“你们家一定要做好防护,避免再次接触,避免走亲访友。”我差点哭了,回他:“我明天晚上值班发热门诊。”我调整了下情绪,给陈医生打电话:“我听说了。”“我,我中午不回家了......”我立马打断他:“你晚上也不要回来了,反正明天值班上班也方便。”陈医生在电话那头: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急诊上班的同事只听到我打电话情绪有点失控,笑着说哪有你这样叫老公不要回家的。我还来不及解释就接到朋友电话:“你一定要注意,让他别回家了,你家有小孩老人的,特殊时期。”我瞬间泪奔了:“怎么办,这该怎么办,我已经和他说了今天不要回家,那我呢,我今天可以回家么,昨天他回来跟家人都接触了。”“最好别回去,谁也不敢冒这个险,尤其家里还有孩子。”

我继续上我的班,下班的时候再次打电话咨询陈医生,“我是否可以回家,我明天的发热值班有没有影响,我在急诊岗位接触这么多病人有没有影响。”“目前是说小孩不是易感人群,晚上你还是回家吧,我不在家如果你也不在,没有事先和他们说,怕是会闹。明天你值班结束就洗完澡回家应该没有问题的。”挂了电话,我给主任打了电话,告知目前的情况和决定,等候安排,有情况及时上报。当我打完电话一个人坐在食堂里面对食物竟难以下咽,眼泪不由自主地迷湿了我的眼,我拿着手机敲下“希望所有一线的战士们平安,所有的勇士,都请平安”后,早已泣不成声。

晚餐的时候,我和家人强调“接下来都别出去了,小孩子也一样,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别人。”婆婆说“菜总是要买的吧,不然吃什么。”我直接回她“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了,命重要还是菜重要,现在情况很特殊。”我交代孩子“接下来要听爷爷奶奶话,不能出去,就在家里玩玩具,可以看IPAD,知道为什么不能出去么?”“因为外面有很多病毒。”“是的,因为有人吃了野生动物,吃了蝙蝠,所以爸爸今天加班要救治病人,妈妈明天晚上也要值班去了,你们要乖。”

老二一本正经地和我说:“野生动物是不能吃的,要保护的。”听得我竟莫名流泪了。

只能通过微博了解形势,看到报导医用酒精可以减少病毒感染风险,心想之前购买的酒精已过期。主任发信息来问陈医生那里有无进展,也告知我可以用医用酒精给家里消毒。我赶紧联系兄弟医院的检验科主任能不能给一瓶医用酒精,因为酒精保存在防爆柜里,特殊时期钥匙在他这保管,他特地来医院拿给我一瓶。我万分感谢,两个人戴着口罩隔了1米之远,说着朋友间的关怀:“保重,做好自我防护。”


2020年123

一直在等待通知,晚上的班需不需要变动,陈医生那结果还没确诊,5点接班,现在已经3点半了,再不出发,怕是赶不上接班了,小家伙催我“妈妈快迟到了,赶紧上班。”公婆叮咛:“东西收拾好了就早点出发吧,路上堵车什么没准的。”我有点不舍,跟他们说,尽量呆在家里,别出去,酒精喷洒起来,手消做起来,你们费心了。”

一整天脑子里都是防护服的穿脱顺序,反复想,反复练,生怕哪个环节出错了。拿着手机,看着主任发的怎么进入感染科生活区、污染区、工作区,还有进入感染发热门诊的注意事项。不光是我,很多护士,医生都是临时抽调过来的,大家都是第1次进入这个神秘的科室。整个装备就给我觉得我就是个大白,一点都不可爱的大白。第1次戴3M口罩,没到十分钟,我觉得要缺氧了。因为之前有过血压只有80的先例,我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血压低了导致头晕,好在用嘴呼吸后,渐渐适应了。戴着两双手套采血,我真是慎之又慎,太难了。采血完手消,手消多了手套变得有粘性,就很容易把针头粘住带出来,就得非常小心,采完血立马换手套。护目镜对戴眼镜的我并不友好,很快就会起雾,我只能慢慢调节呼吸,平静一点呼吸平缓点,雾气就不会马上上来。最难的要数防护服的穿脱了。因为突然的疫情响应,医院物资储备没有那么多,我们都尽量不浪费,就这么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到下班,等第二天8点下班脱下防护服、摘下口罩时,我笑着和护士说:“我觉得我的耳朵不是我自己的,感觉一碰就要掉了呢。”



『打印本文』  『关闭窗口』
 
乐医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人才招聘
浙卫(5)网审[2015]009号
Copyright © 2011~2020 乐清人民医院(乐清市人民医院) 版权所有. Yqrmyy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浙ICP备13004869号 亿新科技 技术支持 流量统计
地址:浙江省乐清市城南街道清远路338号  电话:  投诉电话:  传真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