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乐清市人民医院网站! 设为首页  |  加入收藏  |  网站地图
 
您的位置:乐医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 
95后护士何俞琦:“全副武装”采集咽拭子
发布时间:2020-7-29 8:28:03  作者:  阅读次数:12684  信息来源:乐清人民医院

何俞琦在采集咽拭子。
何俞琦在采集咽拭子。
■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 郑露露

  通讯员 林晓秋 

  7月27日7时半,何俞琦准时来到医院,嘬了几口水便放下杯子。当天上的是采样班,穿上防护服中途不能脱下,不能喝太多水。消毒完毕后,她走进更衣室,换掉自己的衣服,穿上绿色的工作服。这件贴肤的工作服是棉质的,挺厚实,好在能吸水,往往下班时整件衣服都被汗水浸透。何俞琦总是很庆幸自己不是特别爱出汗的体质,有些同事爱出汗,下班时整件工作服都能拧出水来。

  再次洗手消毒后,何俞琦走入专门的隔离换衣通道,先拿两个棉球用胶布贴在耳廓上,用手压一压,晃一晃头。“牢靠了,不会掉。”她拿起医用N95挂耳式口罩戴好,捏紧口罩鼻梁处的金属条。她自我打趣:“还好我是个塌鼻子,金属条长时间压着容易破皮,那些高鼻梁的同事还得在鼻梁上贴棉球或防护贴,我就省了这一步了。”

  将自己的齐肩头发扎个低马尾,翻折进头上戴好的防护帽里,何俞琦开始穿第一层鞋套和防护服。她的个子有1.69米,在女孩子里算高的,因此防护服穿的是L码,每次穿防护服前都要仔细确认好码子。防护服穿完后,她先戴上第一层普通的隔离手套,拉紧后,开始戴第二层手套,用专用的胶布将手套和手臂的连接处粘紧,之后再套上一双长靴型的防护鞋套。最后一步是戴护目屏,她近视450度,为了防止护目屏起雾影响视线,她先喷上防雾喷雾。最后再整理检查一番,整套防护装备才算穿戴完整,用时15分钟。

  来到采样点,热浪袭来,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很憋闷。采样点的房间需通风,窗户和门一直敞开着,“房间里就算开着空调,但其实作用并不大。”何俞琦看了看门口排队等待采集的人,赶紧开始工作。她拿出一根长约15厘米的棉签,让对方张开嘴巴,充分暴露咽喉部,在其悬雍垂、咽腭弓或扁桃体部用棉签捻转轻压,尽量沾取多的分泌物,然后放入样液中,剪掉多余的棉签后,放入标本盒里。用消毒液快速消毒后,进行下一个采集。

  何俞琦是市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,是名95后,今年刚满25岁。今年疫情期间,她从胃肠外科调来感染科支援,这已是她第二次进隔离病房工作了。“2月初时,在隔离病房待了一个多月,这次再进隔离病房,整个流程也已经非常熟练了。”她说,隔离病房病人清零后,这次的工作安排主要集中在发热门诊和采集咽拭子。

  采样班是最辛苦的,穿着防护服,就像在一个密闭的套子里一样,它不透气也不吸汗,站着不动且不停地出汗,一旦动起来,高温下连呼吸都感觉困难。何俞琦一天需要完成三四百人的采样,她不能停下,只能尽量调整呼吸,让自己放松,在憋闷和无尽的出汗中保持镇静,靠意志力支撑下来。“请张嘴,别紧张,仰一点头,将病历拿出来……”这些话语,她一天要说上三四百次,下班后嗓子都哑了。回到隔离点的住处,她往往一句话都不想说。

  何俞琦是名年轻的护士,具备着医护人员的责任和担当。都说干一行爱一行,高温下穿着防护服工作真的很辛苦,她只有中午休息的时间可以吹一会儿空调,好好咕咚咕咚喝几杯水,但她也有着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的可爱和乐观。“尽管再热再苦,但现在疫情稳定,不管是医护人员还是民众都已经不再恐惧,采样时总是会有人跟你说辛苦了、谢谢,这些话语也总能缓解盛夏时隔离服下的闷热。我总是想让自己动作再快一些,让门口排队的人都能尽快完成采集,早点离开。”何俞琦说。

(摘自《乐清日报》2020年7月29日第2版)

『打印本文』  『关闭窗口』
 
乐医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人才招聘
浙卫(5)网审[2015]009号
Copyright © 2011~2021 乐清人民医院(乐清市人民医院) 版权所有. Yqrmyy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浙ICP备13004869号 亿新科技 技术支持 流量统计
地址:浙江省乐清市城南街道清远路338号  电话:  投诉电话:  传真: